奇异恩典 Amazing Grace-约翰·牛顿

深渊向深渊呼唤


国语版   台语版   粤语版

〈奇异恩典〉(英语:Amazing Grace)于1779年创作,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具基督教特色的圣诗之一。歌词为英国诗人及牧师约翰·牛顿 (1725-1807)所填,出现在威廉·科伯(William Cowper)及其他作曲家创作的赞美诗集《Olney Hymns》的一部分。

〈奇异恩典〉的歌词源于约翰·牛顿的个人经历。虽然牛顿是在一个没有特殊宗教信仰的环境下成长起来,但他的人生道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起伏和巧合,而这些起伏和巧合通常是他自己桀骜不驯的性格所带来的。约翰·牛顿曾被英国皇家海军强征入伍,而在离开军队之后开始从事于黑奴贸易 (跨大西洋)。 1748年,一股强烈的风暴在爱尔兰的多尼戈尔郡重创了牛顿的船只。在猛烈的风暴和危急的情况下,他开始向神呼求怜悯和拯救。这种呼求也象征了他属灵上的转变。在他的船只停靠Swilly港湾维护和修理的这段时间,他写下了这首如今闻名于世的诗歌的第一段歌词。但在这之后,牛顿又继续从事他的黑奴贸易。直到1754或者1755年,他才彻底结束了他的海上事业,并开始研习基督教神学。

约翰·牛顿于1764年在英国国教会被按立,成为白金汉郡奥尔尼镇的助理牧师,并开始和诗人威廉·古柏一起创作圣诗。〈奇异恩典〉这首圣诗是为1773年的新年布道会所创作。至于当时是否有为这首圣诗配乐,我们现在无法得知。当时这首圣诗可能只是供会众吟诵。奇异恩典这首诗于1779年首次在牛顿和古柏的奥尔尼圣诗诗集中出版亮相,但紧接着就在英国沉寂下来,不被人重视。然而在美国,这首圣诗却在当时19世纪初期的第二次大觉醒中被广泛使用。这首圣诗最初有20多种不同的旋律。但它在1835年借用了名为“新不列颠”的曲调,就一直广泛流传到今天。

〈奇异恩典〉是在英语国家中最受人们欢迎和认同的诗歌之一。这首诗歌所传达的信息,让人们看到不管人所犯下的罪恶有多深,神仍然会赐下他的赦免和救赎,并且人的灵魂通过神的怜悯,可以在绝望中被挽回和拯救,意即要人学会原谅。作家Gilbert Chase评价它说:“这毫无疑问是通俗赞美诗中最为出名的。” 约翰·牛顿传记的作者Jonathan Aitken,评价称这首赞美诗每年大约会被播放一千万次。它对民俗音乐有着重要的影响,并且已经成为非洲裔美国灵歌的代表性诗歌。这首诗歌所传达的信息的普适性,也成为了它和非宗教音乐互相交叉和贯通的重要因素。奇异恩典这首赞美诗于19世纪60年代在美国重新流行起来。从20世纪开始直到今天,这首赞美诗已经数千次被记载和录音,并且不时会出现在流行歌曲的榜单上。

原文歌词

词:John Newton (1725-1807)/J P Rees(b 1859)
曲:Traditional American melody
Amazing grace! (how sweet the sound)
That sav’d a wretch like me!
I once was lost, but now am found,
Was blind, but now I see.
‘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,
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’d;
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,
The hour I first believ’d!
Thro’ many dangers, toils and snares,
I have already come;
‘Tis grace has brought me safe thus far,
And grace will lead me home.
The Lord has promis’d good to me,
His word my hope secures;
He will my shield and portion be,
As long as life endures.
Yes, when this flesh and heart shall fail,
And mortal life shall cease;
I shall possess, within the veil,
A life of joy and peace.
The earth shall soon dissolve like snow,
The sun forbear to shine;
But God, who call’d me here below,
Will be forever mine.
另一现代版本有此段:
When we’ve been there ten thousand years
Bright shining as the sun,
We’ve no less days to sing God’s praise
Than when we’ve first begun
(例:英国Susan Boyle 音乐专辑《I dreamed a dream》内的版本)

中文翻译歌词

国语/华语/普通话

【版本1】
奇异恩典,乐声何等甜美
拯救了像我这般无助的人
我曾迷失,如今已被找回
曾经盲目,如今又能看见

神迹教我心存敬畏
减轻我心中的恐惧
神迹的出现何等珍贵
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时刻

历经无数险阻、陷阱
我已走了过来
神迹保我安全无虞至今
神迹将指引我回到家

主耶稣的名字
在信徒的耳里听来多么甜美
那抚平了他的烦忧,
治愈了他的伤
赶走了他的恐惧

耶稣必得独自背负十字架
以拯救全世界
但每个人的心里,
包括我在内
都有着一副十字架

我们在此已一万年
光芒如太阳一样耀眼
和最初相比
我们能赞美上帝的时日永远不缺
(地域 ﹑译者 及 年份不详)

【版本 2 】
奇异恩典,何等甘甜,
可怜如我,亦得救赎;
我曾迷失,今复皈依,
曾经失盲,今见光明。

主恩浩荡,我心敬畏,
主恩绵绵,我心得安;
初信之时,即蒙恩典,
此恩何等珍贵。

主已许诺,向我施恩,
我主天音,希望保证;
恩典予我,庇护所在,
保我安度此生。

克服艰难,历经困苦,
如今我已皈依我主;
主恩保我一路无恙,
直到平安回家。

当我见主,万年之后,
主恩仍像太阳照耀;
吟唱圣诗,一如当初,
赞美恩典,永远如故。

(卧梅 译于2015年2月)

【版本3】
惊人恩典!何等甘甜,
来救无赖如我!
前曾失落,今被寻见!
前盲,今不摸索!
恩典教导我心惧怕,
又将惧怕除掉;
恩典在我初信刹那,
显为何等可宝。
主已应许向我施恩,
祂话就是保证;
祂要作我盾牌、永分,
带我经过此生。
历经艰险、劳碌、痛苦,
今我已息主前;
恩典领我跋涉长途,
平安归回天家。
当我见主万年之后,
仍像太阳照耀,
比我开始赞美时候,
赞美仍不减少。
(地域﹑译者 及 年份不详)

台湾/台语版

【台湾 台语1964版】
恳求上帝,施恩赐福
保佑一家安乐
嗣大嗣小,信主基督
大家相爱和睦

父慈子孝,夫妻保老
兄弟姊妹和好
虔诚祈祷,勤读圣经
成做属主家庭

安分守己,敬虔知足
不敢放纵私欲
或是快乐,或是艰难
求主赐阮平安

阿们
台湾基督教会
1964年版
台语圣诗 第433首

【台湾2000-2001版】
奇异恩典,何等甘甜,
我罪已得赦免;
前我失丧,今被寻回,
瞎眼今得看见。
如此恩典,使我敬畏,
使我心得安慰;
初信之时,即蒙恩惠,
真是何等宝贵!
许多危险,试炼网罗,
我已安然经过;
靠主恩典,安全不怕,
更引导我归家。
将来禧年,圣徒欢聚,
恩光爱谊千年;
喜乐颂赞,在父座前,
深望那日快现。
2000-2001版
滚石-黄色圣诞-陈淳杰唱

【台湾版 台语】
奇异恩典,甘我心田
我罪得着赦免
前我失偏,今我赎回
青盲今我重见

济济危险,试炼网罗
我已平安经过
靠主恩典,我未烦恼
引导我向天路

上帝予我,美好约定
伊的话予我希望
伊会予我,避风所在
永远保护我

将来禧年,圣徒相聚
荣光如日闪熠
吟唱圣诗,天爸面前
呵咾主恩奇异
注: 台湾陈国崇介绍此曲台语发音文章

广东话/粤语 版

【香港-广东话(1976版)】

奇妙救恩 何等甜蜜,救我可怜罪人;
我曾失丧 今复皈依,瞎眼今得看见。

主恩浩荡 我心敬畏,复使我得安慰;
起初相信 至今不疑,此恩何等宝贵。

一生路途 都靠此恩,克胜困苦艰辛;
藉它引导 一路平安,直到天下家乡。

在天之边 光明灿烂,永远感谢称赞;
永永远远 无尽供穷,欢喜快乐万年。

【《颂恩》歌集 天主教歌书】第384首
译:徐锦尧 (1976香港)
编:徐锦尧 (1976香港)

【版本 2 】
奇异恩典,甘似蜜甜,怜悯败坏如我。
昨天罪中失丧,此刻有你赎回,瞎眼今可得见。

神圣恩典可敬可畏,除我忧惊困扰。
救恩有多宝贵,呈现到我面前,从信一刻可见。

无数艰苦,阻隔万重, 仍要跨险无变。
是你救恩领航,同渡此生稳妥,期盼天家相见。

同聚天家,高唱万年,如日生辉常照。
颂赞感激不断,时日永远不缺,犹似新歌初献。
颂赞感激不断,时日永远不缺,奇异恩典不变。
(年份不详) 见于: 朱佩舜 唱的版本

扫码支持
扫码输入金额

打开微信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支持本站

标签:

分享到: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发表评论